BMW摩托车骑行装备
当前位置:主页 > BMW摩托车骑行装备 >
破解乡村振兴难题党建引领走好“三条路”
发布日期:2022-05-04 14:20   来源:未知   阅读:

  4月24日,大渡口区跳磴镇蜂窝坝村驻村杨衍育(左一),在施工现场给村民讲解注意事项。记者 陈国栋 摄/视觉重庆

  过去,工程车辆进出村庄,习惯“等靠要”的村民阻工要求留下“买路钱”。驻村带领村里党员干部入户做工作,又带领党员外出考察看差距,如今村里人和心齐,忙着推进项目建设。

  曾经,村党支部软弱涣散,缺乏群众认可的主心骨。在外经商的优秀党员被回引到村里任职,与驻村一道带领父老乡亲抓发展,如今,村里柏油路修通了,产业已具雏形,致富道路越来越宽广。

  昔日,采矿给村民带来不错的收入。矿山关停后,村里遭遇发展阵痛,如何实现转型发展?驻村帮忙出点子、策划项目、争取资金,不仅留住了绿水青山,还即将变成金山银山。

  在推进乡村振兴过程中,大渡口区以党建为引领,建强农村基层党组织,通过选好“头雁”、凝聚人心、壮大产业,扎实走好同心路、致富路、转型发展路,乡村振兴呈现出蓬勃生机。

  4月24日下午,大渡口区跳磴镇蜂窝坝村水门洞,十多位村民在工地上忙碌。驻村杨衍育一边劳动,一边给大家提醒注意事项。

  这里正在建设露营基地。大家积极性很高,不计报酬,义务参加劳动,争取让项目在“五一”期间开门迎客。

  “以前,这种情况是难以想象的。”前几年,村里班子能力不强、党员作用发挥不好,村党支部被作为软弱涣散整顿对象。杨衍育去年12月到村里任职时,发现大家对村里的事务漠不关心,喜欢“等靠要”。

  杨衍育到村刚20天,村里就发生了一件让他“汗颜”的事——承担重大建设项目的工程车路过村里,11名村民带头拦车,要求留下“买路钱”“污染费”。在大渡口区公安分局从事政工工作多年的杨衍育意识到,事情的根源在于村里的党员干部和群众思想观念有问题。

  鉴于项目有严格的工期要求,不能耽搁,次日,杨衍育紧急召集在村的党员干部开会,自己带头检讨,每个党员逐一剖析,统一思想认识。会上,他分享了自己做群众工作的方法,然后安排两人一组,分头入户做工作。

  “今天工作做不通,大家都别回家睡觉,我也一样!”走出会场,他带上铺盖卷就往村民家里走,其他的党员干部也纷纷出发。

  在带头阻工的村民家里,党员干部一边帮忙扫地、理菜,一边跟村民摆“龙门阵”。几小时过去,村民们慢慢冷静下来。党员干部们看准时机,讲政策、讲法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天黑之前,每个党员都回到了各自的家——村民心里的疙瘩都解开了,承诺不再阻工。

  “村里落后,关键在于大家观念僵化落后。”过了几天,杨衍育把村里的党员干部带到远郊一个乡村振兴示范点参观,这个村产业规模大,村容村貌好,党员干部、群众的心气足,大家很羡慕。

  “我们村离中心城区仅有一二十公里,人家距离六七十公里,为啥我们比人家差这么多?”返程前,杨衍育抛出一个问题,引起大家深思。

  回村不久,一组组长黄家富便带领8位村民,用5天时间打通了老鹰岩、猫儿峡的旅游通道。

  “一组开了个好头,表扬!”在村微信群里,杨衍育给一组点赞。其他几个组的党员干部们也坐不住了,不想被比下去,纷纷带领村民行动起来。

  民宿、餐饮、卡丁车、山地摩托……两个多月时间,村集体经济项目推进速度很快。明白村里好了生活才会更好,有劳动能力的村民都没闲着。

  “过去,很多人打一毛钱的麻将,一坐就是一天。现在大家都不去了——因为忙!”杨衍育说。

  4月24日,跳磴镇金鳌村四组,村里首家经营性物业“江上云栖”民宿竣工。村党支部书记、村主任刘欢和驻村李秋昱忙着验收装修情况,培训服务人员。

  面朝长江的山头,成片的桃林开始挂果,20多亩太空莲次第冒出尖芽。崭新的柏油路环绕,一直通向远方。金鳌村历史悠久,曾留下“十载金鳌九进士”的传说。金鳌寨遗址,已被列为重要文物。

  然而,2020年时,金鳌村党支部还是软弱涣散党组织:村支部书记、村主任失去群众信任,村里风气差,很多工作难以开展,群众意见很大。关键时候,大渡口区委组织部、跳磴镇党委积极联系在外经商的党员刘欢回村发展。

  刘欢今年33岁,土生土长的金鳌村人,为人正直,头脑灵活,原来在外干副食品生意,年收入达百万元。为扭转村里落后面貌,他毅然关掉门市,回到村里。

  刘欢从副书记干起。群众说路不通,就修路;群众说手机信号太差,就找通信部门很快建起基站;群众说村集体没有收入,就去争取项目,招商引资……刘欢与上一任驻村通力合作,村党支部发动党员为群众办实事,赢得群众口碑。在去年换届中,刘欢高票当选村党支部书记、村主任。

  “村里如果没有产业支撑,乡村振兴将是一句空话。”刘欢与来自大渡口区民政局的驻村李秋昱谋划着更大的产业项目。

  目前,按照大渡口区委、区政府的部署,环金鳌山片区正以4A景区的标准进行打造。刘欢说,村里正在推进“春赏油菜花、夏游金鳌山、秋闻稻花香、冬品黄金果”的金鳌田园综合体项目。同时,挖掘历史文化,设计文创产品。

  “村集体还策划通过土地入股,引进一家户外运动公司在村里落地滑翔伞运动项目,目前项目进展顺利。”刘欢告诉记者,村里的胶囊式“太空别墅”项目也正在商谈,土地已经开始流转,预计一期投入20个,吸引游客前来游玩。

  不仅如此,村集体还打算与一家农业公司合作,共同组建乡村生态旅游公司,成为“金鳌村”的开发运营主体,让每一个村民都能从发展中获益。

  2011年,重钢在大渡口区的生产主线完成环保搬迁,大渡口进入转型发展时期。

  对大渡口而言,转型发展不仅是城市需要解决的问题,也是农村迫切需要破解的难题。

  目前,全区辖五个街道三个镇,而乡村振兴的主战场集中在跳磴镇。该镇的新合村,经历过阵痛之后,正在探索绿色发展之路。

  一二十年前,新合村凭借矿石开采,过了一段“好日子”。然而,水源受影响,农作物减产,粉尘满天飞……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态被破坏的各种问题也开始显现。

  按照“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要求,几年前,大渡口区果断关停了这个村总面积达300亩的3个采石场。

  采石场关了,企业走了,村里就只剩下一点花椒产业和传统的农业了。有关方面对矿山进行复绿之后,村里打算种一点柑橘之类的果树。

  “只种果树太单一了,增加不了多少收入。”来自大渡口区统计局的驻村曾睿,去年12月到村任职后,就立即投入调研,请区里有关部门来考察,出谋划策。

  曾睿向上级争取到资金,大力发展集体经济。他带领党员群众对矿区石谷子土壤进行改良、除虫、施肥,种上3万多株桃树、李树,撒下格桑花、矢车菊种子。村里还计划在矿区做一点景观。

  按照曾睿的思路,有了这片花海,可以赏花、举办浪漫婚庆。收获季节,可以举办采摘活动,果子还可以运到市场上销售,多种经营为集体增收。

  4月24日,记者看到,三个矿坑已披上绿装,各种鲜花绽放,与中梁山上的葱郁日渐协调。

  曾睿说,在矿坑低洼部分,村集体准备开辟休闲钓鱼池;崖壁上,打算举办攀岩活动;矿坑的空地,还计划建成露营基地。“这些项目,预计在今年内完成。”他说。

  曾睿的想法是,利用好上级部门的项目资金,撬动社会资本,在保护好生态的前提下,把富民产业的“蛋糕”做大,让老百姓的腰包早点鼓起来。

  距离重庆万州城区30公里的李河镇棕花村,村民们喜养牲畜。多年来,如何消除养殖废物对自身饮用水源及长江水系环境的污染隐患,一直是困扰整个村的难题。…

  人民网重庆5月1日电(胡虹)暮春时节,村民们抓住农时,整田、育苗,为插秧做准备。据了解,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鞍子镇在巩固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中,把稻米作为农民增收的主导产业来发展,按“合作社+基地+农户”的模式,通过流转撂荒地,并实施宜机化改造,建起1万多亩优质稻米种植基地。…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妇女儿童医院”揭牌仪式现场。院方供图 人民网重庆4月29日电(陈琦)为进一步强化医教协同,打造妇幼保健、生殖医学领域高层次人才培养基地和高水平科技创新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