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险车
当前位置:主页 > 探险车 >
大学生兜底创业VS职场35岁危机打工人的魔幻现实
发布日期:2022-03-25 03:24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岗位招聘要求中鲜明写着“年龄35岁以下”已经见惯不怪,甚至公务员、事业单位、学校、国企等不招35岁以上的中年人。

  而一些招聘里没标明这个限制的,到筛选环节用各种理由推脱也是行业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了。

  这导致了不少职场中年人陷入不敢失业、不敢跳槽,还随时面对企业“清退35岁以上员工”潜规则的窘境。没办法,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一堆房贷车贷账单等着交,再难再累也只能忍气吞声。

  职场35岁危机,叠加每年几百万的大学毕业生,让就业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自我国1998年大学扩招以来,每年高校毕业生人数不断创新高,2021全国高校毕业生更是高达909万,预计今年将高达1076万。

  显然,与精力充沛、学习能力强、工资要求更低且海量的年轻人相比,体力下降、缺乏激情、工资要求过高的职场中年人越来越没有优势。

  不仅如此,即使是下海创业,大学生能获得的资源与条件都远非职场中年人相比,即使是前者在社会阅历经验上还如同一张白纸。

  比如2月17日,为了促进大学毕业生就业,浙江政府可以豪气地许诺:大学生想创业,可贷款10万至50万,如果创业失败,贷款10万以下的由政府代偿,贷款10万以上的部分政府代偿80%。高校毕业生到浙江工作,可享受2万至40万不等的生活或购房租房补贴。

  无论政策到最后能否落地,对于无数正在陷入职场危机的中年人来说肯定心里不是滋味。

  目前“躺平”、“抵制加班”、“慢就业”在虽然在职场流行,但绝大部分都是发生在年轻一代中,跟不敢失业的职场中年关系不大,但即使如此,职场中年的依然享受不到这些待遇。

  据某招聘网站的数据调查,在所有行业中,互联网从业者的35+危机位居所有行业之首,得票率高达67%,金融行业以31%的得票率位居第二,电子通信行业以30%的得票率排在第三,房地产和文教传媒行业也以较高得票率进入前五。

  这一数据,非常契合现实中的情况,除了房地产这种高收入行业因为普遍要求高颜值(这里普遍招的是销售中介,建筑工人不会在网上招聘)外,其他行业都普遍要求高脑力和思维的活跃。

  互联网是一个瞬息万变的行业,而面对变化,年轻人更愿意采取进攻的姿态,而老员工往往更为保守。为了拥抱行业日新月异的变化,国内外的互联网公司都更青睐年轻员工,导致行业普遍年轻化。

  2021年,字节跳动、拼多多员工平均年龄为27岁,美团、滴滴等新生代互联网公司员工平均年龄均在30岁及以下。成立时间较久的互联网巨头中,腾讯的员工平均年龄也只有29岁,百度30岁,阿里巴巴31岁。

  国外同样如此,Statista曾在2017年统计,Facebook、领英、谷歌等互联网巨头员工的平均年龄均在30岁以下,苹果、亚马逊、雅虎等公司的雇员年龄在31至35岁之间。

  在互联网公司中,35岁以上的职场人如果尚未成为高管,又缺乏核心竞争力,那么就很可能成为公司优化的对象,而且他们失业后,往往难以在本行业找到心仪的工作,不得不换行业发展和接受就业落差。

  在互联网行业流传着这样的段子:被优化的35岁程序员做了外卖骑手,产品经理转行去开滴滴专车,运维无奈改行当了淘宝店主,市场人员失业后卖起了保险,运营人员则靠做微商糊口。

  金融和通信电子行业是高收入和加班文化盛行的两大行业,为了节省人力成本,公司往往更愿意用薪资要求更低的年轻人。再加上,35岁职场人随着年龄的增加、体力的下降和家庭责任的加重,加班方面肯定不如年轻人吃得消,这也使企业更青睐年轻劳动力。

  至于房地产行业,随着楼市高增长时代的一去不复返,整个行业已逐渐走向衰落。近20多年来,房地产行业经历了轰轰烈烈的黄金时代、白银时代之后,已盛极而衰。近年来房企破产、裁员的消息不断传出,地产从业者的职场之路也走得愈发艰辛,许多地产人失业后被迫转行重新找工作。

  调查显示,在2021年企业发布的职位中,财富管理、企业IT服务、数据服务商、药物研发、食品饮料、物联网、智能家居、自动驾驶、投资、机器人等行业对拥有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需求旺盛。

  工作岗位方面,总经理、副总、销售/人力/财务/技术总监、建筑工程管理/项目经理、架构师、高级建筑工程师等大量管理岗和高薪岗位,都要求应聘者有10年以上工作经验,而这些岗位往往年薪高达30-70万。

  可见,在物联网、智能家居、自动驾驶等诸多发展空间大的高科技行业,对于那些有专业技术和丰富工作经验的人青睐有加;在财富管理、投资等需要大量知识和经验积累的行业,也是越老越吃香;而大量的管理岗和专业技术岗都需要经验丰富的职场老司机才能胜任。

  保障和促进就业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在我国劳动人口平均年龄不断上升、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大环境下,职场35岁危机等就业年龄歧视问题也应该被关注与重视。

  毕竟,35岁的中年人不仅是社会的中流砥柱,还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和父母、儿女的依靠。

  更何况,无论从60岁的退休年龄,还是从近80岁的平均寿命来看,35岁都属于正值壮年的黄金期,实在不应该被嫌弃。

  但很多时候,现实并不是理论那样的理想,社会整体就业机会减少,好岗位竞争增加,是整个时代发展过程中的客观结果,不是一国政府不够努力去提供就业环境。

  并且现实社会肯定也是有收入水平的高低区别,以及合理的贫富差异结构。如果35岁+的职场中年不想困在固定岗位或者想获取更好的收入,那努力提升自己,让自己能力出圈,或者

  可以发挥自己人脉资源广、工作经验丰富或专业技术优势敢于创业也不失为一个方向。

  早在2012年,我国就出现了人口红利消失的拐点。那一年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第一次出现了绝对下降,比上年减少345万人,而后依然延续着这种趋势。

  近期国家卫健委发言人表示,随着出生人口的下降,以及老年人口比例的迅速上升,我国劳动人口红利的机会窗口期即将关闭。

  如果说是人口红利催生出了35岁危机,那么当劳动力结构发生变化时,35岁危机也会得到缓解。未来在劳动人口减少的大背景下,恐怕劳动力市场的天平也会逐渐反转。

  “人不会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年轻”,这句话的重点以前是后半句,以后会是前半句。

  但在这个时代潮流之下,当下陷入35岁职场危机的中年人们,还是要多想一想,未来合适的出路究竟在哪里。